I am far far away

欧洲是我所到过的,距离上海最遥远的地方。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一次欧洲,全程15日。途径巴黎,里尔,布鲁日,北海,布鲁塞尔,安特卫普,等等等等。随声只带了一部胶片旁轴和一部手机。把笨重的单反留在了干燥箱里。

地下铁

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让我很讨厌,没有机会外出扫街也让我很想念爱机的快门声。但这样不会掩盖我对摄影和胶片的热爱。这里就是我的战场。“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罗伯特.卡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