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僧|隐藏于机器工厂中的时空之门

菲林中文用户投稿菲林中文用户投稿 2015-12-21 吐槽坛 400 0 8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佩克堡大坝|1936|玛格丽特·伯克-怀特
(美,1904-1971)
可以百度到的“工业摄影”概念说的是,服务于工业发展需求的摄影分类,而非以“工业”为拍摄对象的摄影分类。事实上,这一要被“商业摄影”取代的工业摄影概念,远不及那些描绘工厂机器或者工人的照片具有接受度。就像一位中年男人的那不足挂齿却不时牵动的旧情人,曾经风姿绰约盛名昭彰,如今沉寂于世徒增缅怀。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布鲁克林大桥及曼哈顿大桥|1911|卡尔·施特劳斯
(美,1886-1981)

“神话”的乐观和飞起的创意

摄影的“工业主义”起源于美国。20世纪二三十年代,躲过“一战”侵袭的美国,仰仗工业生产能力速度发展,迅速站位于世界强国之列。彼时的美国,全国的上下都笼罩在“工业神话”带来的乐观主义之中。不论美国政府主动干预的广告和公关,对于摄影师而言,这种新兴繁盛的神秘之境也足具美感和灵感。无论凸显几何构成的美感,精确主义的纪实,还是解构机器的后现代抽象风格,无不展现出那种鸡血满满的乐观。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福特工厂的研磨加工楼|1927|查尔斯·希勒
(美,1883-1965)

余音犹在的颂歌

新中国的成立是中国工业生产历程的真正开端。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轻重工业建设,在国家的版图上留下了许多烙印,比如炼钢厂遍布的河北。机器们像是力大无穷的巨兽,徒手就能擎起整个省份,甚至整个国家的发展大业。摄影师也和人民一样,瞻仰这些希望的化身。坚实、宏大、冷静且精密,这些珍贵的肖像不似美国个性彰显的“自由发挥”,而是一种朴实的赞颂合奏曲,是困境之后务必赞扬的希望之光。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环境之二|2014|张秋生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效率之二|2014|张永生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密码之一|2014|王恒茂

无处不在的“螺丝钉”

王朔冯唐的小说里姜文的电影里,那些故事发生的“大院”,是现在最早一批80后还隐约有印象的概念。轰轰烈烈的工业建设大业不仅改变了GDP的数字,还是不由分说地改变了市民生活的版图。当工人的父母,子弟中小学,“三转一响”的追求,还有数不尽的集体记忆。那是个“人人都是螺丝钉”的时代,无论什么年纪的人,都是朴素单纯的面庞,全然无法想象多少年后的“企业改制”和“下岗”。呵,那是社会全员都自觉献身社会机器的年代。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密码之一|2014|张志明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效率之一|2014|张志明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效率之二|2014|张志明

黯然且彷徨的落幕

英国谢菲尔德的三座大烟囱的倾塌,表征着一个城市发展历程的结束,也见证着一个时代生产力的谢幕。随着无数楼盘的拔地而起,国内也有数不尽的工厂经历过改制或者面临倒闭。经济结构的转型“流放”了一群情愿或者不情愿的人之后,徒留那些孤独矗立的工厂。有些幸运成为了创意的聚集地,二次供养着新产业的腾飞。而不够幸运的那些,成了一些摄影师的私藏景致。还有比用斑驳锈蚀的画面更适合展现这深具时光烙印的旧日功臣的吗?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爱德华·韦斯顿(美,1886-1958)
640?wx_fmt=jpeg&wxfrom=5.jpg
▲保罗·斯特兰德(美,1890-1976)

转载请注明来自菲林中文-独立胶片摄影门户!,本文标题:《研究僧|隐藏于机器工厂中的时空之门》

喜欢 (8)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Top